Follow us 登录 注册
0 (855) 233-5385 周一~周五, 8:00 - 20:00
cn@yunshipei.com 随时欢迎您的来信!
天使大厦, 海淀区海淀大街27

特 稿\美国华人华侨捐助抗疫物资纪实\徐捷生-世界上最贵的轿车

特 稿\美国华人华侨捐助抗疫物资纪实\徐捷生

特 稿\美国华人华侨捐助抗疫物资纪实\徐捷生

图:洛杉矶国际机场为运往中国的防疫物资通关\撰稿人提供  2月14日是情人节,当晚为送别亲友回国而去餐厅就餐。只见一对对情侣盛装而来,在摇曳的烛光下,于鲜艳的玫瑰中,尽情展示爱的娇美和柔美。但接下来在洛杉矶国际机场,在美国华人华侨发送援助中国抵御新冠肺炎物资的现场,却让我实实在在体会到了美与爱的另一种内涵:即中华儿女的大爱和博爱,和华夏民族的凄美和壮美。  早前就看到有媒体报道,自中国疫情爆发以来,美国华人华侨就开展了一场规模巨大的捐助行动。各地有组织的侨学界、同乡会等社团,都发起了募捐活动,集资后统一购置物资发往国内,这些是援助的正规军。有统计显示,来自美国企业及社团的捐助额一直排在世界各国前列。而在民间,也有无数普通华人展开了另一波捐助行动,这些捐助行动没有动员,没有组织,更没有统计,完全是自发的,参加者遍及各阶层各行业。  人们不计时间和成本,自发地去大小商店、网店买货、去邮局快递公司寄货,我也是其中一员。不到一个月,迅速把美国市场上的口罩、防护服、消毒洗手液、酒精等物资买空,寄回国内。祖国,像一只无形的巨手,把海外华人凝聚在一起。  两周前去邮局寄货时,人很多,队很长。向中国寄发防疫物资的民间大军,蚂蚁搬家般悲壮。美国基本无人戴口罩,这些寄货者也都没戴,默默无声的排队等待,把国内短缺的物资寄给亲友。邮局派出讲中文的员工帮助不懂英文的人填单,还提醒大家,填写寄货单品名最好不要如实写口罩,防止货到国内被不相干的人扣留佔用。其实在邮局填单与发货不符是违规的,但为了援助物资顺利寄达,邮局员工默许甚至鼓励这种行为。我前面一对华人夫妻,看样子70多岁,也颤巍巍排队一小时寄口罩。我周围很多朋友都是这个大军的一员,我自己也是。一位70岁退休教师,花30美元买到50个口罩,却花65美元运费寄回广西。  一位经商的朋友买了200个护目镜寄回山西。而一位纽约医生朋友,一个人就捐给中国红十字会10万只口罩,指名援助武汉。  在机场时,进门就有人请我向中国带运口罩,交货地址是中国某红十字会。航空公司规定每人可免费讬运2件行李,许多只有一件行李的旅客就为请求讬运的人带运一箱口罩。原本航空公司出于反恐需要,规定不许为陌生人带货,但现在也眼开眼闭的默许,大家只求更快把物资运回国,交付疫区使用。这还只是散兵部队。  最后见到了正规军。在中国南方航空公司大宗货品讬运处,差不多50个半人高的大箱子整齐排列待运。讬运的华人团体工作人员和机场收货检查员正在一箱箱的检查和贴标籤,再送到传送带上。从标籤上看,这些物资的捐助人是在美的辽宁、吉林侨团,收货人是辽宁、吉林省红十字会。我估计,如果这种大箱子装口罩,每箱可装5000只左右,50个大箱子可容纳25万只。如果是防护服,数量不好估计。据说各大中国航空公司,对捐助物资运往中国免收或低收运费。  我离开机场时已深夜11点多,飞机要凌晨12点以后起飞,物资尚未交割完毕,侨团人员还在忙碌。估计他们已来了几小时,因为机场候机楼不能使用叉车之类搬运工具,他们完全是人力运进来。他们都应该是义工,没有工资,没有补助,是否吃了晚饭都不知道。他们一律穿深色西装,打领带,带胸牌,面色凝重。在美国,只有最郑重的场合才会穿如此正装,以示重视。这还只是一个机场,一天,一个航班的发货场景,如果是每天,所有机场,每个飞往中国的航班发货合计,数量更会大得惊人。全球华人一心,祖国有难,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场面悲壮感人。向爱心捐助物资,帮助中国度疫的所有人致敬!  作者为大公报驻洛杉矶特约撰稿人

Comments (2)

  • Brad Bukovsky

    ▲武汉自肺炎疫情爆发后封城防疫,路上几乎没人。(图/翻摄自 YouTube )

    回复
  • Brad Bukovsky

    文/曾财安在金庸的《天龙八部》里面有四大恶人,他们以绰号中【恶】字的位置来显示地位的高地,干的坏事越多,排名就越高。四人依序分别是恶贯满盈段延庆,无恶不作叶二娘,凶神恶煞岳老三,穷凶极恶云中鹤。在香港市民的心目中,恶贯满盈的就是黎智英,但新进的无恶不作老二却非郭家麒莫属。郭本来应该是受人尊重、悬壶济世的立法会议员与医生,如今却被很多市民称为黑议员、黑医生,这是因为郭的言论行为通黑,根本不值一晒。郭出生于梨木树的一个小康之家,1985年毕业于港大医学院后成为内外全科医生。1994年,郭进入政圈,当选中西区区议会议员。2004年,郭当选为立法会医疗界议员。同年,政府委任郭为医院管理局成员,期望他能在医疗界贡献社会,不料郭却借此机会不断恶意攻击政府及在医疗界扶植「泛独」分子。郭一恶成名。2008年,郭争取连任议员,却败在比他更作恶多端的黑医生梁家骝手上;梁家骝于2006年以卑鄙的拉布手段拖垮了比较公道利民的《2016医生注册(修订)条例草案》。郭受挫败后不思悔改,反而于2010年加入公民党,与「港独」分子馀若薇等朋比为奸,相互利用。这一招果然有用,郭在2012年代表公民党出选新界西重回立法会并连任至今。在近8年时间里,郭不断以各种言行伎俩抹黑政府,更与其它「港独」头目联手培植颠复分子,恶名远播。2017年7月,郭欲进入澳门旅游时被当局以「有强烈迹象显示对澳门公共秩序或治安构成威胁」为由拒绝入境。香港立法会议员本应是极为受人尊重才是,现在郭竟然沦落至与盗贼一样被拒入境,其恶如何,无需多言。2018年12月,郭驾车从立法会驶出时竟然罔顾行人及其它车辆安全,目无法纪地地狂冲红灯后扬长而去。郭在立法会外众目睽睽之下的行为也是如此卑劣,其在公众视野外的德性如何则可以想象,恐怕是不堪入目。两星期前,防疫工作异常吃紧,在此关头,郭公然煽动黑医护罢工,又不断以其所谓医生身份攻击政府的防疫措施,恐吓市民,明显是想颠复社会秩序,全然视全港市民的安危为无物,其心肠之恶毒,实在无法形容。在毒计没能得逞之后,郭在2月15日又再故伎重施,趁口罩与防护装备供应紧张,市民极为关注的机会放出误导数字,抹黑警察,幻想可以破坏渐趋良好的警民关系。但数字不容狡辩,警察的口罩人均佔有率只有19个,是前线8个部门中最少的一个,就连天天在抹黑政府、大部份员工都是内勤的港台也有近34个。无恶不作郭家麒,你想干什么!(作者为前香港警务处总警司)(新闻中心供稿)

    回复

Leave Comment

Contact Us

Feel free to call us on
0 (855) 233-5385
Monday - Friday, 8am - 7pm

Our Email

Drop us a line anytime at
info@financed.com,
and we’ll get back soon.

Our Address

Come visit us at
Stock Building, New York,
NY 93459

世界上最深的洼地|俄罗斯赤塔僵尸事件|灭绝动物|世界上最深的洼地|越南乳瓜|蒋经国的儿子|阴阳眼|历史故事|越南乳瓜